首页 > 天涯杂谈 > 正文

我的告状历程

  我叫张玉英,家住河北省保定市京南一品小区26-1-2302室。2017年11月4日,我家楼上2个小伙子一个姑娘闯进我家,将我丈夫打伤住院,致使左眼近乎失明;我13岁的女儿手指被割伤并缝合了4针;我88岁的老娘被推到,撞伤头部,住院治疗多日,打我们的起因是,我在电梯里碰到哪个姑娘,我见她刷的是24层,问:“姑娘你是24层的吗?”“是”。“你是中间那户吗?” “是”。我说,“你们在楼上健身时声音小一点,咋们的楼板隔音差,我们家有老人,孩子写作业也受影响” 。当时她什么也没说。我到23层就下了。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先是听到楼上有重物砸击地板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听到有人砸门,我打开门后,他们闯进来,先是质问我为什么在电梯里给她说那些,说我们不让他们正常生活。我丈夫出来与他们交涉,他们就动手将我丈夫打伤,并伤及我老娘和孩子。
  事发当时,我打了110报警,出警的是五四路派出所的梁副所长,以后由他负责处理这个案子。事发多日后一直无人处理我们的这个案子。我几次找派出所反映情况,一直找不到梁副所长,派出所人员说我们的事只能找他办。终于在11月13日,见到梁副所长,他让我丈夫下午到派出所做笔录。下午我们到派出所后,梁副所长不在,梁副所长安排录制笔录的警官也不在。等了大概一个小时后,经派出所值班人员请示领导后临时安排了一位民警给我丈夫录制笔录,笔录做完正在签字按手印的时候,梁副所长突然进到屋里,将我丈夫尚未签完字的笔录看了一遍,说录的不行,让他必须说清对方的伤是怎么造成的,我丈夫说:“他的伤怎么造成的我不清楚。”他就说录的不行,改日来重录。然后他叫录笔录的那位警官一起出去,过了一会儿那位警官回来,让我丈夫再回忆回忆经过,回忆起来再录,然后他把刚录的笔录折了折撕了,扔到垃圾桶里。
  我不明白派出所怎么可以随便撕毁我丈夫的笔录,他们这样做合法合规吗?
  回想起在急救中心肇事者的母亲曾威胁我说,肇事者的爸爸是律师,爷爷是司法局的领导,让我们出院。加上我们几次到派出所时,派出所对我的态度极其恶劣,我们怀疑办案人员受到了干扰,明显有失公正。
  为了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我于11月14日到莲池区公安分局反映情况,分局接收了我们的反映材料,没有见到具体办案人员。
  离开分局后,因为没有见到具体办案人员,我心里没底,又到保定市公安局反映情况,在公安局接待窗口的指引下,到“保定市涉案涉诉联合接待中心”的市公安局信访处反映,得到了工作人员的接待,他对我反映的情况进行了记录,并承诺会过问此事。他让我回去继续找公安分局督查反映情况,并说如果我们觉得办案人员不能公正办案,可以申请调换办案人员。
  当天我又回到分局,门卫值班人员了解了我们的情况后,打通了分局赵督查的电话,他在电话中说“我给你联系好,你回去找派出所姚所长”。我又回到派出所,得到的答复是“姚所长不在”。问她什么时候在,“不知道”。
  11月16日,我又到分局,见到刘督查(队长),他倾听了我反映的情况后,说明天去调查这件事。
  11月20日我又到分局,因刘督查调休没见到,正在门口跟门卫说话的时候,出来了一位警官,门卫说:“你找他,他正管你们这事”。我上前向马督查反映了我们的情况,提出给我出具伤残鉴定委托书,调换办案人员,马督查当即给派出所打电话,让他们给我们开伤残鉴定委托书。然后让我再去找派出所开伤残鉴定委托书。我再次到派出所,派出所说姚所长和梁所长都不在,开伤残鉴定委托书只能通过他们。
  此后一直没有消息,我们担心他们势力太大,分局管不了他们。11月27日,我又到市局,市局接待窗口工作人员给我接通了市局纪检委的电话,一位女领导通过电话倾听了我们反映的情况,让我继续找分局要求先进行伤残鉴定,调换办案人员。
  我又到分局,这次见到的是分局刘主任,他再次给派出所姚所长打电话,要求他们给我开伤残鉴定委托书。让我再去找派出所,姚所长又不在,也没有安排别人接见我。
  11月28日我再次到市局,市局接待窗口工作人员再次给我接通了市局纪检委的电话,另一位女领导通过电话,让我再去找刘队长,他就是管警察不作为的。我再次到分局,见到了刘队长,他说他到派出所调查了,派出所说他们没有撕毁笔录,并向刘督察提供了一份给我丈夫录制的笔录,刘督查让我看了笔录签名的照片。
  我给我丈夫发微信让他看了照片,他确认那不是他的签名,是模仿他的笔体的签名,有伪造嫌疑。
  11月29日我再次到分局找到刘队长,刘队长当面再次给姚所长打通电话,要求她抽时间接见一下我,20分钟就到,经姚所长同意后,我立即到派出所找到姚所长,姚所长说:
  1、对方的伤说不清楚,这个案子不能往下进行;
  2、伤情鉴定委托书不给开;
  3、派出所带回的菜刀被你们冲洗过了;
  4、你们以后别来我们派出所,去分局找刘队、马队吧,我们不欢迎你。
  11月30日,我将书面材料送到了分局。
  12月7日,我到河北省信访局反映了我们的情况,在信访局涉法涉诉窗口,工作人员倾听了我的情况并做了记录,承诺向相关部门提报。
  12月16日五四路派出所电话通知我,让我丈夫、老娘、女儿到派出所做笔录,下午两点左右,我们到派出所重新给我丈夫做了笔录,同时给我老娘做了笔录,到下午5:00左右笔录做完,又到学校接回孩子做笔录,做完了孩子的笔录,梁所长又让我签了一份收了我们菜刀的记录,日期签的11月4日。然后他又把我们夫妻二人叫到一起,说要与我们推心置腹的谈谈,先说,我们要解决问题走了弯路,问我们都上哪里告了他,我们说我们之间既没有仇也没有怨,我们也没想告谁,我们只想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是你说我们如果觉得你的做法不对可以向上级反映,我们也是按正常的渠道逐级反映情况。他又问我们要求怎么解决这件事,我们说,我们只要求合情、合理、合法、合规、公平、公正的解决,我们按照你们的程序进行,你让我们怎么做就怎么做,他再次问我们打算怎么解决,我们说我们要求你给我们开伤情鉴定委托书,他说事情还没调查清楚不能开,我们说按照《公安机关处理伤害案件的规定》你们应该在24小时内给我们开,他说那是指伤害案件,你们这不算是伤害案件,你们的案子我们必须要调查清楚后该给你们开,才给你们开。你们明天8:00以前将你们的住院病例交到派出所。这时已经将近晚上11点了,我说我们要求开伤情鉴定委托书,你也不给开,我们孩子还没吃晚饭呢,我们先吃饭去吧。他说,那你们先吃饭去吧。
  12月17日早晨7:45我们到达派出所,派出所还没开大门,等了一会儿,正好看到梁所长到院子里,他给我们打开大门,让值班民警收了我们的病例,同时我写了一份请求派出所给我们开伤情鉴定委托书的书面申请给梁所长,梁所长说:我们不受理。我们就把申请书放到了值班室的桌子上。
  12月21日我再次到保定市“保定市涉案涉诉联合接待中心”他们说我们的情况已转到保定市公安局,让我们找保定市公安局督查。我又到保定市公安局,门卫让我们给督查打电话,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12月25日,我将材料递到保定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
  12月26日我爱人再次到市委,市委一位领导,给分局、派出所打电话让他们把我接到分局,派出所许指导员将我接到分局,分局刘书记与许指导员一起给我做工作,说给他们一天时间,组织我们与对方调解,之后刘队长又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他哪里已接到公安部的函,督促处理我们的案子。说我们的案子就要解决了,让我们不要在到处找了。
  下午3:40,分局刘书记给我打电话,说,已经给派出所说好了,让我们去开伤情鉴定委托书,今天或明天去都行,没再提组织调解的事,我问起时,他说做完伤情鉴定委托书后三天内,组织一次调解,如果达不成和解,七天后再组织一次调解,依然达不成和解,可以进入诉讼程序。
  12月28日我们到保定市法医医院做鉴定,鉴定医生说我的外伤已经看不出来了,视力鉴定要伤后3个月才能鉴定,等到2月4日以后在来鉴定;我老娘的外伤也看不出来了,未受理她的鉴定委托;受理了我孩子的鉴定委托。
  2018年1月17日派出所梁所长电话通知我丈夫,说我孩子的鉴定结果出来了,让我们带着孩子去派出所签字。
  2月5日,我丈夫再次到法医院做鉴定,法医院对我丈夫的视力进行了鉴定,双眼矫正视力:左0.15;右1.0;鉴定大夫问我丈夫,以前视力怎么样,我丈夫说,以前两眼视力差不多,有体检报告。同时在法医院又做了彩超、CT及X光检查,在做彩超时发现我丈夫的脾脏上有一个囊肿。检查完成后,负责鉴定的徐医生,说我丈夫的鉴定材料里少一个表,需要到派出所盖章,并复印派出所主管警官的警官证。我到派出所找梁所长盖章及要警官证复印件时,梁所长说这些资料他已经都出具了,与法医院徐医生电话沟通,大概讲了一个多小时,徐医生给我丈夫打电话,让我们不要等了,她去与派出所协调。
  3月2日我到分局找刘队长问,我的鉴定结果出来了没有,刘队长说他没有接到通知,他说可以去法医院问问。
  3月5日我到法医院问鉴定结果出来了没有,徐大夫说结果还没出来,已经上会了,要三十个工作日才能出来。
  3月19日(鉴定第28个工作日)上午9点,派出所梁所长给我丈夫打电话,通知去法医院,法医院大夫要带我丈夫到第一中心医院去做检查,没说做什么检查。10点左右我和爱人一起到法医院,见到徐大夫,她说她带我们去检查,未说明检查什么项目,只说等派出所梁所长一起去,让我丈夫给梁所长打电话,告诉他我们到了。十几分钟后,梁所长到了,他开车拉我们去医院。在路上徐大夫对我们又说:“不去市一中心医院了,咱们去省医院检查吧。”我说:“不是说去第一中心医院检查吗?” 徐大夫说:“省医院有鉴定资质。可是跟你们商量了,你们同意了”我说:“你们说去那儿就去那儿,你们说了算。”徐大夫说:“那咋们就商量好了,经过你们同意了。”过了一会儿,徐大夫又说:“到了医院,你们正常挂号,挂专家号,对了,你们带钱了吗?”我说:“大概得多少钱?”她说:“一两千吧。”我说:“那么多钱,我们没带那么多钱。”梁所长说:“下午我还有案子,我来不了,以后再约吧。”
  3月22日,星期四,鉴定第31个工作日,我到分局向刘队长反映鉴定情况,刘队长不在,给刘队长通了电话。我说:“现在已经超过30个工作日了,鉴定结果该出来了,不能老这么拖者吧。”同时我将刘队长说:“是不能老拖着,我给派出所打电话,让他们催法医院。”过了一会儿,刘队长回电话,说他向派出所了解情况了,你爱人还要做个检查,下星期派出所通知你们,最迟周四、五再去做检查。我丈夫又到法医院找到徐大夫,徐大夫说:鉴定结果必须要检查后才能出。再去检查由派出所带你们去,法医院就不去人了,检查内容,书面资料都给了派出所了,什么时间去检查派出所通知。
  3月30日(鉴定第37工作日),11点左右,派出所梁所长打电话通知,下午去省医院检查,14:00在省医院汇合。13:45我和爱人到省医院,等到14:05,我爱人给梁所长打电话,他说他们在路上,一会儿就到,14:50,接到梁所长电话,他们到了,在门诊大厅见到他们,我们问他们检查什么项目,挂哪个科,徐大夫说:这你们别问我,你们哪儿坏了检查哪儿。我当时狠惊讶,是你们组织我们来检查的,检查什么你们不说,什么叫我们哪儿坏了检查哪儿。徐大夫说:我来这儿就是陪你们来检查,你们不查我就走了。说着她就往外走。梁所长追出去,我立即给刘队长打电话,向他汇报当时的情况,正说着,梁所长回来了,刘队长让我把电话给梁所长,梁所长说:我确实不知道检查什么,我再去问问徐大夫。梁所长问了徐大夫后,告诉我们说,你们就挂眼科,大夫让你们检查什么就检查什么。我们就挂了眼科,做了视力检查、眼底照相、OCT检查,检查结果:左眼裸眼视力0.12+,矫正视力0.25,黄斑区挫伤,玻璃体浑浊。检查完,徐大夫又找检查医生开了一个书面诊断说明,我们就各自 回家了。
  4月12日(第45个工作日),还没有鉴定结果。不知道什么原因,我爱人的鉴定结果这么不好出。
  4月15日下午18:51,我爱人接到派出所梁所长的电话,说:接到法医院的终止鉴定通知书,让我爱人,4月13日前到法医院办理退费手续,我爱人问因为什么终止鉴定。梁所长说是超出法医院的鉴定能力。我爱人问:超出他们的鉴定能力,他们早不知道吗,为什么受理我们的申请,又让我们到省医院检查,拖了两个多月才告诉我们他们没能力鉴定。梁所长没有回答,只是让我们尽快去办理退费手续。我爱人又问: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梁所长说:得请示领导。
  4月16日下午14:00,我们到法医院办理退费,负责我们鉴定的徐大夫休班,问主任别人能不能办,他说只能找徐大夫,资料在他那里,问徐大夫什么时间上班,回答不知道。我们又到五四路派出所,找梁所长,值班人员说梁所长出勤,后天值班,后天再找他。我们又到莲池区分局找刘队长,刘队长没在分局,我给刘队长打电话,向他反应情况,问他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他说再委托其他机构鉴定,他在催派出所,让他们协调好后通知我们。(未完待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