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报告] 神佑边城:那玛峰10日攀登日记(又有图片更新) [打印本页]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5-31 15:21     标题: 神佑边城:那玛峰10日攀登日记(又有图片更新)

前言:
引自网络—–海拔5588的NACHMA(那玛峰)是贡嘎卫峰之一,被认为是贡嘎中部最容易的一座山峰。目前有记录的只有一队德国夫妇登顶,攀登难度不大,为冰川裂缝及冰雪坡攀登,天气良好的情况下,可由冰舌末端大本营一天登顶。山峰景色极佳,可以清楚看见整个贡嘎西北山脊和主峰。山峰可接近性比较差,贡嘎寺向上必须徒步,运输物资需要雇藏民,顺利的话,从贡嘎寺要徒步两天到达登山大本营。


这是德国比利夫妇在2001年攀登该山峰的路线图,地图是1982年的,新地图标注该山峰为5588m
那玛峰攀登路线图:去BC是红色路线,去C1是橙色路线,不成功尝试金字塔是淡橙色路线,不成功尝试那玛是黄色路线,成功登顶那玛峰是绿色路线。
而我们这次也是走的绿色线路经历一次失败的尝试、下撤,第二天再次尝试冲顶,下午15:27才得以成功。
作者: 6^6    时间: 2020-5-31 15:39

沙发哈 [s:2]
作者: 文子    时间: 2020-5-31 15:53

板凳~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5-31 16:02

查阅了有限的资料表明,这不是一座技术型的山峰。于是经过几个月的准备,我和我的另一个同伴一起上路了。

我:边城浪子  耍户外的时间不长,差不多两年吧,攀登经历也不多。有一个户外小店,平时组织活动,卖点装备,赚点小钱,以玩养玩,虚度光阴而已。

尼玛:藏族人,2005年5月穿越贡嘎时认识的,当时是我们的向导。汉语流利,为人热情大方,重义气。他常说“有尼玛在,放心!”的确不虚此言~~目前在上木居和玉龙西地区筹建了一支马帮,为大家解决徒步贡嘎时的马匹,向导等问题。
作者: 山顶的鱼鳞松    时间: 2020-5-31 18:08

先占个位子!

慢慢看!
作者: 老杨和小杨    时间: 2020-5-31 20:43

为边城浪子加油!! [s:1]
作者: 土拨鼠    时间: 2020-6-1 09:51

顶起,可能的话下次组织一起登。
作者: 刘哥    时间: 2020-6-1 10:31

祝贺你们成功登顶并安全返回,期待更多的PP上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 12:18

D1:
成都-康定
这一天的行程乏善可陈,早上7:00出发,坐上一辆相当拥挤的依维柯,上车照例睡觉,不时被烟草的味道刺激得醒过来,抗议了几次无效。
象往常一样在新沟吃罐罐鸡,突然想起来“一碗鸡汤就能让生活充满意义的话说明生活真的没有什么意义”这句话。
到康定,尼玛和达瓦过来接我,他们都是一个什么NGO的成员,下午还要开会。于是我被安排在一个茶楼喝茶看书。今天是走不成了。
晚饭过后,去大吃了一顿烤肉,进山之前多吃点肉是我的习惯。
******被安排在一家KTV唱歌,和一大群藏族小伙子藏族姑娘K歌压力不小,唱到后来这些能歌善舞的人都不用伴音直接轮着清唱了。我肯定我是欣赏了一场高水准的音乐胜筵。
尼玛有一个漂亮的妹妹叫卓玛,睫毛很长,忍不住拍了一张,才16岁哦
作者: 偶然    时间: 2020-6-1 12:34

沙发,板凳都没的了,我只有坐地席了。。。
小边,继续三。。。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 12:52

D2:
康定-99K-玉龙西

带着3个大包,从康定出发,一上车就补瞌睡,偶尔被颠醒于是睁开眼看看又是到哪了然后又呼呼睡去,做了几个奇怪的梦,但想不起梦到啥了。醒来已经到99K。
吃午饭。
夺过老板娘的锅铲自己炒菜,老板娘夸汉族小伙能干,她当然不知道“君子不近庖厨”了。
99K到玉龙西的车要看运气,更糟糕的是途中一个桥断了,车子不能通过,需要到桥的那边再找车。
等到尼玛的两个朋友,曲洛,一个喇嘛,多吉,上次徒步的时候曾租过他的马,现在我们只有靠他们的摩托车了。
我坐曲洛喇嘛的车,逐渐对藏传佛教有了兴趣
“曲洛,你相信来世吗?”曲洛说相信。
曲洛问我:你怕死吗?
我说:看怎么死的,你怕吗曲洛
曲洛:我怕所以才当喇嘛,才学佛,学了佛就可以超越生死,免受六道轮回之苦。
我问:佛能看到我们所受的苦吗?
曲洛坚定的说:肯定能……
我想,佛陀是只许来世却不问今生的
。。。。。。
下午到断桥的地方,碰巧遇到尼玛家一个卖杂货的邻居正在桥头用一辆大车转货,于是很热情的加入装卸货物的行列。末了可以搭这个车回去。
在天快黑的时候到玉龙西,这边的藏民正在买卖虫草
遇到很多以前认识的人,巴德大老远向我打招呼,穿一件TNF的冲锋衣,扎西鼻子冻得红红的,一笑起来嘴里露出几颗金牙,尼玛的三妹也在。
玉龙西的藏族姑娘,皮肤白皙,面目姣好,身材匀称,懂汉话,会打扮,给人很深的印象。
晚上睡尼玛家,头有点痛

图1:六巴民居
图2:和喇嘛在桥头等车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 15:10

D3:
玉龙西–贡嘎寺

因为有马匹代步,所以今天依然不赶时间。7:30起床,洗嗽,吃蛋炒饭,出发。

在我们整理装备时,背包里的一大捆绳子引起尼玛妈妈的注意,稍加盘问,尼玛不得不说我们是去登山而不是转山。

阿妈在出发是用勺子盛一些香,佝偻着腰来到院子里给我和尼玛都熏熏,两匹马,马鞍子,背包,地上的冰镐,每一个细节都没漏掉。口中还喃喃着我听不懂的经文。儿行千里母担忧,我眼眶一湿….

没过盘盘山口,也没过子梅垭口。尼玛家对门过一条小河就是龙结曼垭口,策马扬鞭上山。看贡嘎主峰躲在云层,对门有一山峰,我至今没弄清楚这是不是我们要登的那玛峰。

伙食是一连5天的方便面。今天中午吃了点风干牛肉,肉卡到牙里,一直牙痛。

下山便看到满山的杜鹃,有的花很大,有的花很小,有的不开花,有红的,白的,紫的。我相信我辨认出了5个品种的高山杜鹃。

路上不管尼玛表情有多么怪异,我坚持从世上只有妈妈好,唱到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又唱到我右拳打开了天化身为龙,接着唱到酸酸甜甜就是我,最后以一曲死了都要爱完美谢幕。有诗为证:朝辞玉龙彩云间,百里贡嘎一日还,边城歌声犹在耳,白驹已过万重山。

贡嘎寺有个老喇嘛在烧水做饭,管家出去挖虫草了,一个奇怪的自称到这里出家的西安女人向我们讨要门票30/人,被我用无限正义的理由严词拒绝。

白天天气一直不好,晚饭后我一个人坐在贡嘎寺门外大石头上发呆,祈祷好天气,傍晚,居然看到贡嘎主峰。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 15:18

一些晚霞和贡嘎寺
作者: carrdi    时间: 2020-6-1 15:32

还有吗?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 15:36

很多经典的还在继续
作者: 山顶的鱼鳞松    时间: 2020-6-1 15:37

下面是引用边城浪子于2006-06-01 15:10发表的:
D3:
玉龙西–贡嘎寺
因为有马匹代步,所以今天依然不赶时间。7:30起床,洗嗽,吃蛋炒饭,出发。
在我们整理装备时,背包里的一大捆绳子引起尼玛妈妈的注意,稍加盘问,尼玛不得不说我们是去登山而不是转山。
阿妈在出发是用勺子盛一些香,佝偻着腰来到院子里给我和尼玛都熏熏,两匹马,马鞍子,背包,地上的冰镐,每一个细节都没漏掉。口中还喃喃着我听不懂的经文。儿行千里母担忧,我眼眶一湿….
…….

喜欢贡嘎!

不紧紧因为她是"蜀山之王" !
作者: 鹏鹏    时间: 2020-6-1 15:52

我坐曲洛喇嘛的车,逐渐对藏传佛教有了兴趣
“曲洛,你相信来世吗?”曲洛说相信。
曲洛问我:你怕死吗?
我说:看怎么死的,你怕吗曲洛
曲洛:我怕所以才当喇嘛,才学佛,学了佛就可以超越生死,免受六道轮回之苦。
我问:佛能看到我们所受的苦吗?
曲洛坚定的说:肯定能……
我想,佛陀是只许来世却不问今生的



喜欢这段~~~~~给浪子抽起哈,居然没喊我!!!
作者: 鹏鹏    时间: 2020-6-1 15:52

我坐曲洛喇嘛的车,逐渐对藏传佛教有了兴趣
“曲洛,你相信来世吗?”曲洛说相信。
曲洛问我:你怕死吗?
我说:看怎么死的,你怕吗曲洛
曲洛:我怕所以才当喇嘛,才学佛,学了佛就可以超越生死,免受六道轮回之苦。
我问:佛能看到我们所受的苦吗?
曲洛坚定的说:肯定能……
我想,佛陀是只许来世却不问今生的



喜欢这段~~~~~给浪子抽起哈,居然没喊我!!!
作者: 鹏鹏    时间: 2020-6-1 15:53

在狮子王顶峰一直想看哈贡噶,结果找不到方向~~~~
作者: 鹏鹏    时间: 2020-6-1 15:53

在狮子王顶峰一直想看哈贡噶,结果找不到方向~~~~
作者: 有有1975    时间: 2020-6-1 15:53

强烈喜欢,强烈羡慕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 16:14

D4:
贡嘎寺-草地营地-冰舌末尾大本营

以前资料显示马匹只能到贡嘎寺,而冰川以上需要徒步并自己背负物资装备。而经过打听,贡嘎寺上面的山顶有条小路可以通向冰川末端。我们骑马上山,两匹马表现出惊人的体力和耐力。一个小时后我们到达山顶有经幡的地方开始横切。
在这里清楚的看到贡嘎大冰川,贡嘎主峰也露出冰山一角。
“看,岩羊!”
我顺着尼玛手指的方向望向山顶,密密麻麻的几百只岩羊排在山顶望着我们,稍微靠近便一哄而散,懊恼自己没带长焦镜头了。
去冰川的路是一条异常险峻的小路,其实山上本没有路,岩羊走得多了,也便成了路–想起这句话,我就吃吃的笑。我们不再骑马。
(紧急下线,回来再写)
作者: 阿天    时间: 2020-6-2 17:18

还有更经典的,杂个不法?
作者: 番茄脸红红    时间: 2020-6-2 18:00

又激刺一盘,小强继续!
作者: 土拨鼠    时间: 2020-6-2 19:18

不断的挑战,不断的经典。
作者: 山顶的鱼鳞松    时间: 2020-6-2 23:39

老大的挑战,

  让我见识了户外人的果敢与坚强!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3 01:44

(续D4   贡嘎寺–冰舌末端)
 

去冰川的路是一条异常险峻的小路,其实山上本没有路,岩羊走得多了,也便成了路–想起这句话,我就吃吃的笑。路的右手边就是万丈悬崖,还好山上生满了高山杜鹃和其他没膝的灌木,让我们走起来不至于小腿发软。路上岔路相当多,需要根据山的走向仔细辨认。我想我们不能要求岩羊也按照一条路走向冰川啊。这段路走起来感觉很漫长很漫长,大约走了3个多小时以后,我们迷路了!

当时是12:30分,四周弥漫着大雾,能见度很低。我们来到一个稍微平坦的草地,四周都是四通八达的小路,看不到通向何方,也不知道我们身在何处。尼玛也是第一次来这里,似乎也是束手无策。于是我们停下来抽烟,吃风干牛肉,祈祷有好的天气,雾散云开。

神佑边城,在我们吃完东西后,雾突然散了,眼前出现一座很高的山脊。我第一反映认为这是冰川对面的山体,但随着雾的慢慢消散,我们与山之间的山谷里并没有冰川。这只是一条通往冰川的干涸的水沟。我们决定朝下走,先走到冰川。路上又看到一大群岩羊等按过不提。

往下走不久,已经听见哗哗的流水声音,应该快到冰川了,依然看不见路。至少说冰川高高的堆积物和我们之间,有一个几十米深的峡谷。除了一些山体滑坡的痕迹可以攀缘而下,似乎没有什么更安全的路线,人没问题,可马呢?我望望我牵的白马。

我想马很快理解了我们的意图,没有退却没有迟疑,我的白马扬扬脖子就跟着我小心翼翼的往下走。我走哪,它们就跟着走哪,我停下来看路,它们也停下来找路,四处张望。快接近谷底是一大片碎石坡,它们走得很艰难。好几次前脚没踩稳,眼看就要滑倒,它敏捷地往前一扑,后脚跟上保持身体平衡和我们的行李安全。

下来便是功略上的草地营地,有生火的痕迹,一条小路顺流而上通向冰舌末端。我们原来计划今天只到这里。

午饭。15:20。

吃饭时碰到挖虫草的贡嘎寺管家。得知去冰舌末端营地只需要4个小时。马的速度?人的速度?他的速度?我们的速度?上山速度?还是下山速度?尼玛没翻译清楚,无从知晓。但我们决定立即动身赶往下一个营地,明天冲顶。

贡嘎冰川的侧碛又高又大,象左右二道夹峙着冰川的巍巍城墙。我们就在城墙下逶迤而上。有时骑马,有时只能下来牵。天一直下雨,我对尼玛说这次登顶的可能性只有40%

天快黑时到冰舌末端,关于营地的地点,我们对照地图,反复比较,还是不能肯定。能见度依然很低,我们把马照料好,草草吃了点东西就开始睡觉。也许明天一切都会好的!希望明天会有一个好天气,可以让我们清楚的知道我们所处的位置,以及我们的登顶路线。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3 01:44

D5:

冰川营地–冲顶失败–冰川营地

营地的黎明看贡嘎主峰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那玛峰5702山峰,我们爬的是5588。。。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早上6:00起床,因为功略上说只要4、5个小时就可以冲顶,所以我们还是不赶时间。

天气很好,天很蓝,我忘记了我是不是梦游着起来看过流星。我很快确定了我们的位置并断定面前一个碎石坡上去就是地图上那个4900多米山峰的垭口,在这个垭口可以看见我们要登的那玛5588山峰。

在营地看贡嘎不怎么壮观,看起来没传说中那么难!我们感叹着什么时候也来登一次—-后来到半山腰才猛然醒悟,要欣赏山的气势磅礴,你应该站在一定的高度。换而言之,没那个高度就不要非议比自己高的人—-啧啧

昨天晚上吃了一个无比油腻的猪肉罐头储备体能,没想到害得我一起床就拉肚子拉得天昏地暗的,饭也吃不下,喝了点咖啡,整理好装备就出发了。我叮嘱尼玛记得把糖果带上。

一路向上,我们一直很兴奋。我和尼玛大声的说笑,拍照片,小跑,乱窜。。。挥洒着宝贵的时间和体能。垂直高差500米的一个垭口我们居然走了近3个小时。

到垭口就可以看见那玛峰,一个圆顶的积雪山峰。我和尼玛一致认为这过于简单,登顶似乎志在必得。我们不紧不慢的欣赏巨大的木雅贡嘎,看阳光在峰顶变化万千。

(D5待续)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3 01:45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6-3 1:35:08编辑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3 01:45

我背后的雪山就是那玛NACHMA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王者风范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尼玛的作秀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贡嘎右侧6304山峰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作者: 山顶的鱼鳞松    时间: 2020-6-4 14:18

浪子,把DV也传上来啊!
作者: 冬冬    时间: 2020-6-4 17:51

厉害,继续啊
作者: 山顶的鱼鳞松    时间: 2020-6-4 18:43

浪子改哈游记的字号嘛!
看不清楚啊!
作者: 烹风居士    时间: 2020-6-7 14:09

硬是安逸惨了。
继续发图晒,我眼睛都望绿了,边猪不厚道
作者: 偶然    时间: 2020-6-7 15:33

还有那45次[玉树临风的边城浪子]哈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1 23:19

对不住各位,最近比较忙,懒于写文字了。。。我以后一定把它补上来,现在先发一些照片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1 23:21

贡嘎,前景为一个4900米的山峰,我们从山峰间的垭口翻过来的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1 23:22


—-积雪深及大腿根部,今天能上顶吗?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1 23:24

从这个山脊上去,就到了那玛峰的山脚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1 23:25

奋力攀登中的尼玛—-积雪很软很深,尼玛大腿跟部完全陷了进去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1 23:26

****的边城浪子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1 23:28

来时的路是一个大雪盆,乱石丛生,很多裂缝。我们在上面花了2个多小时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1 23:29

什么TEX都没用。。。何况尼玛没穿TEX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1 23:32

前方的路依然看不到尽头,我们体力消耗太快,由于尼玛忘记带糖果。我们攀爬了7个钟头后,精疲力竭
斗争了很久,我们决定下撤。
别了~~~那玛!!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1 23:38

是的当时是下午1:50,天气急剧变化,冷风与乌云,漫长的路,近乎崩溃的体能。山不是永远在那里吗?
我们心情很沮丧,进山整整花了4天时间,还没有挨到山脚,就这样丢盔弃甲的下撤。
但我知道,就算上去,在今天的情况和体能状况上去,我们也无法完成登顶,甚至无法下撤危及生命。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1 23:40

冰川中部融化而成的小潭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1 23:56

我一直不理解,尼玛为什么这样笃信佛教
——这个问题的答案在我们第7天回去的路上我才有了顿悟。
这次登山的经历可以被忽略,而不能磨灭的,是灵魂的震撼和反省。
毫无疑问,这是一次生命与神灵的对话!
是的!“神佑边城”~~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0:03

到营地
累得说不出话来,准备明天回贡嘎寺了。。。
傍晚看到的主峰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35

D6:营地–顶峰–营地
半夜醒来
沮丧
昨天失败的原因是出发时间太晚,食品准备不足,行进节奏没控制好
而这些都原本应该可以避免的。
我想再冲一次!真的
尼玛,你觉得呢?
凌晨4:00我起床做饭,尼玛起来收拾装备。
我们决定了
成不成功都在今天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37

太阳还没出来,我们已经上了雪坡

今天比昨天状态要好,雪层表面已经被风吹硬了。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38

在这样的雪坡必须小心翼翼避免滑坠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40

朝阳。预示着至少半天的好天气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41

上垭口,看见那玛峰顶。。。
比昨天漂亮许多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43

今天的雪盆比昨天好走多了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44

脚印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45

贡嘎南侧6304山峰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47

怪异的云。
下午也许会起风吧!我们得抓紧时间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49

庞大的贡嘎山体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50

雪崩的隆隆声,一天要响几十次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53

雪盆尽头,上一段不停掉石头的碎石破,那玛峰就在眼前。
我们开始结组前进,横切到最后一个垭口下方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55

结组的方法正不正规,谁知道呢!
但这样很有效并安全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56

70多度的陡坡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57

上到垭口,是一个5米长的刃脊,之后沿着雪檐上去,顶峰似乎不远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2:58

看起来不怎么困难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3:15

我们交替保护着前进
一路上有几个2米宽10多米长的裂缝对我们虎视耽耽。
不过就登顶的路线上还算安全。
雪地反光很强
判断不出高低层次。
山顶的积雪不比山下,已是相当的松软,何况已是中午。
虽然在山下补充了一些热的糖水
体力消耗还是很大
疲劳
想睡觉
顶峰一次次近在眼前,爬上去一看,后面还有更高的
再爬上去,希望依然落空
如此反复
谁让那玛峰是一个馒头壮山峰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
我们机械的走着走着
尼玛忽然告诉我,前面没有更高的了
我们到顶了!
没有狂喜,没有庆祝
抽了一支软五牛。坐在雪地休息。
时间15:27。我们整整攀登了9个半小时。
天气早已变坏,四周弥漫着大雾什么也看不见。
雾的中间撕开了一个小口
象一扇窗户
我们从窗户里望出去
望见海拔6074的朗格曼因
……
登顶之后,人陷入极大的虚无之中
我无法确定我是不是一直在追求高度,追求站在山颠的感觉
相对这个远征的过程,登顶这一刻是多么的索然无味!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3:25

下山很快,可以滑雪下去
依我判断,顶峰到垭口的刃脊的路段
有至少20米宽,坡度在20~40度的安全地带。
冰雪型的山峰不适合使用器械下降
我们在陡的地方,交替保护下降。
到我们开始横切的地方找到背包
尼玛烧水
我疲乏得不行,竟然躺在碎石坡上睡着了。
喝了点加豆奶的咖啡。
收绳子,继续下撤
雪盆的雪恢复到昨天一样松软甚至更深更湿。
双腿麻木
机械的往下走
腿不时被陷进雪里拔不出来
想骂,不知道骂谁。
也没有力气骂了
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
19:47分,到达营地。
天开始下小雨
没吃东西
睡觉。。。。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03:37

D7:冰川营地–贡嘎寺—玉龙西
雨不大,却一个晚上没停
清晨,四周全是雾。
下山。
一小段可以骑马。
很快我们沿杜鹃林横切–这不是我们来时的路
不,没有路
全是岩羊走过的杂乱无章的随时中断的小道。
我们时而上升,时而下降。
时而迷路。
全凭感觉在走
雾没有消散的迹象
而我们似乎从来没走到来时的路上
1个小时过去。。。
2个小时过去。。。
3个小时。。。
4个小时。。。
5个小时。。。
我和尼玛对路线的判断有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分歧和争执
但我和他当中任何一个人
都已经不敢相信自己。
我们急噪不安起来
天啊!难道我们要在这个坡度在60多度全无一点平地的没水没柴的灌木从中间露营等天气吗??
作者: 冬冬    时间: 2020-6-12 10:47

继续,继续,很有勇气~~照片非常漂亮~~~不过我怎么觉得你们准备不够充分呢,2个人就这样去登山了,难怪说是神佑你们哈~~~
作者: 土拨鼠    时间: 2020-6-12 14:03

执着的攀登者,壮美的雪山,幻美的风景。没的说。 就是好。
作者: 静之    时间: 2020-6-12 14:11

边城,你是哟嘻哟嘻大大的好.羡慕
作者: postman    时间: 2020-6-12 14:28

恭喜,恭喜!!!!
还是觉得有点冒险哦,带付冰爪保险些吧,纯理论研究,绝无恶意.
但是,你不厚道.口口声声带我去登山,结果悄悄咪咪就去了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12 15:38

下面是引用postman于2006-06-12 14:28发表的:
恭喜,恭喜!!!!
还是觉得有点冒险哦,带付冰爪保险些吧,纯理论研究,绝无恶意.
但是,你不厚道.口口声声带我去登山,结果悄悄咪咪就去了

邮差吧?我们带了两副冰爪的。但那边的雪质异常松软,大多数路段根本是个累赘。
我问蓝天和孤帆,说你腿受伤了得嘛
作者: 小静    时间: 2020-6-13 12:04

我最喜欢47楼中间那张!
作者: 山顶的鱼鳞松    时间: 2020-6-13 18:46

喜欢这组pp:

玉树临风的贡嘎和同样玉树临风的边城
作者: 紫鼠1006    时间: 2020-6-14 23:40

强人……………………
我喜欢…………………
可我没这能力去…………
所以我更喜欢…………这感觉很爽……
作者: 阳光武者    时间: 2020-6-15 13:07

说实话……有点冒险哈……不过毅力过人,佩服一个……
作者: athlete    时间: 2020-6-16 00:02

有一段时间没有上网看八千米了,刚刚无意间看到边城的探险,我觉得很感动。我从你的文字和图片中能充分理解登山中的艰险,也能体会到你成功后的些许茫然和被困乏所压抑的兴奋。欣赏你!恭喜你又一次为自己登顶!7月中旬学校组织去桂林,等到7月20号以后,一直到八月下旬,都有空。有机会一定来成都。期待见到一直被神护佑的,九条命的阿“猫”。
作者: 风动意不动    时间: 2020-6-16 15:31

边边又在开发新路线了哈.顶一个 [s:2]
作者: 丫头片子    时间: 2020-6-16 16:09

不错哈!我喜欢
顶一个
作者: 云雨    时间: 2020-6-17 17:42

看到了久违的尼玛,多了些成熟的沧桑;看到了玉树临风的浪子,文字中透出的豪迈不羁;看到了气势磅礴的贡嘎,依然洁白无暇,高不可攀~~~
但看完之后的感受不是用感动、佩服、羡慕~~能形容的!
登顶时的索然无味是相对于远征的过程而言,而远征的目的就是为了登顶!
经历了那么多的艰辛,当你回归现实时,你会感到活着真好!
无论到哪里,无论是否被神护佑,是否有九条命,总之平安就好,平安是福!
作者: 龙朱    时间: 2020-6-19 19:37

62楼那张照片上雪象不象一个美人的脸?
最近好累,以后好好个回帖
作者: 牵手    时间: 2020-6-24 02:07

还是浪子厉害,再过5年我都上不去
作者: 60    时间: 2020-6-27 17:19

好样的,佩服你的勇气和执着
作者: 山顶的鱼鳞松    时间: 2020-6-27 23:52

引用第81楼牵手2020-06-24 02:07发表的“”:
还是浪子厉害,再过5年我都上不去

牵手,
再过5年,
要不要我牵你上切嘛![/
size]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6-28 09:29

引用第83楼lyd2020-06-27 23:52发表的“”:


牵手,
再过5年,
要不要我牵你上切嘛![/
size]


执子之手…与子同攀…
作者: 丫头片子    时间: 2020-6-29 09:59

引用第81楼牵手2020-06-24 02:07发表的“”:
还是浪子厉害,再过5年我都上不去

嘿嘿!
牵手哥
在过五年你都老了,当然上不去了
[s:2]
作者: 木乖乖    时间: 2020-7-5 09:28

[s:2] 顶一个~厉害~
作者: 梅子    时间: 2020-7-5 10:29

这样的山对我来说都是可望不可及的
作者: 木雅贡噶    时间: 2020-7-6 16:42

登山不是我的梦想!不过挑战是我一向的爱好!登朗玛是为了一个诺言!对一个朋友的诺言!所以我去了::::
作者: 骆驼小弟    时间: 2020-7-9 00:32

佩服!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7-13 01:51

D7:冰川营地–贡嘎寺—玉龙西
雨不大,却一个晚上没停
清晨,四周全是雾。
下山。
一小段可以骑马。
很快我们沿杜鹃林横切–这不是我们来时的路
不,没有路
全是岩羊走过的杂乱无章的随时中断的小道。
我们时而上升,时而下降。
时而迷路。
全凭感觉在走
雾没有消散的迹象
而我们似乎从来没走到来时的路上
1个小时过去。。。
2个小时过去。。。
3个小时。。。
4个小时。。。
5个小时。。。
我和尼玛对路线的判断有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分歧和争执
但我和他当中任何一个人
都已经不敢相信自己。
我们急噪不安起来
天啊!难道我们要在这个坡度在60多度全无一点平地的没水没柴的灌木丛中间露营等天气吗??
(接上文继续写哈)
雾没有消散的迹象,已经没有方向感了。我坚持认为来时的路在上方,而尼玛说路在下方,而且我们已经走过了—-这是一个危险的猜测,如果是那样,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已经绕进莫西沟以上了。但我不认为这样,我给尼玛在地上画示意图:我们来时曾经在一个大面积的滑坡区横切,而现在还没看到这个地方,我想,这个滑坡区还在前面。我坚持着继续往前走,信心却一点点消失怠尽。我们停了下来,尼玛信誓旦旦的说肯定走过了,他说要往回走,我想,没有更好的主意了,姑且跟他走走试试。

尼玛走在前面,我们有意识的往下方走。突然,尼玛欢呼起来:到了!我紧跑几步,看见浓浓的雾中显现出几座吗尼堆。我一阵狂喜!这就是我们来的时候挂经幡的地方啊!这里我们来时曾经看到贡嘎大冰川,看到数不清的岩羊啊!一座,三座,五座,我们顺着山脊下去,在最前面的一个吗尼堆上,看到尼玛来时在这里挂的五色经幡,此时此刻,是那么鲜艳和漂亮!神佑边城,是神在冥冥中让经幡的指引尼玛,让我们找到了方向的么?我大口大口的呼着白气,感动着,喜悦着。。。。

这里到贡嘎寺只需要半小时,下午2点半,我们浑身湿漉漉的来到贡嘎寺。堂屋里几个人在烤火,看到我们回来,赶忙挪位子让我们取暖。尼玛整理行李,拴好马匹,我把套锅加上水,做了一锅方便面—-接连吃了5天方便面了,但感觉一直都很有食欲。也许,这个状态也是我们能坚持下来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我们给管家结清住宿费用,并给菩萨布施,门票是没给的。

尼玛决定今天回家,我也想早点回成都给兄弟们报个平安。下午3:00,我们准备出发,外面的雨也越下越大,寺庙的喇嘛执意挽留,但我们两马两人,还是冒着雨翻过杜鹃林走进了莫西沟。雨时大时小,顾不得衣服和装备被打湿了,反正今天可以回尼玛家。马走得很坚定,马身上的毛打湿了,冒出阵阵白气。走了不久,遇到一点小意外,我屁股下面的马鞍子很不稳定,我停下来,希望尼玛能帮我看看。这时,尼玛突然发现捆在背包上面的一把冰镐不见了!冰镐对于山友来说,就象枪对于战士的关系,万不能丢的!尼玛飞身上马,拍拍马屁股就回去找冰镐了,我继续骑马慢慢前行。很快,尼玛打着口哨,嘴里“噢-哦”叫着,带着得意的笑骑着马奔到我身边,一手挽缰绳,一手高举冰镐,象一个得胜的将军。居然找到了。我想,要不是我这个马刚才马鞍出问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我丢了冰镐。运气乎?偶然乎?神佑乎?

我承认我当时有点骄傲和自负了。5588的未知山峰,第一次侦察式攀登,经历失败,再冲顶,最后成功—-而且这之前没有中国人的登顶记录啊,这值得骄傲。我想着回成都以后如何跟朋友们侃侃而谈一路的艰辛,享受别人羡慕和嫉妒的眼神等等。是啊,这不马上要回家了,胜利在望了么?我们全然不知道,还有一段艰苦卓绝的路程在等着我们。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7-13 01:52

(再续D)
下午5:00,我们来到莫西沟底往龙结曼垭口横切的地方。这里是陡直的上坡路。我担心马能不能负重我的装备和我118斤的体重,尼玛说没问题。当然,马走得很艰难,一度时间,尼玛那匹棕色的马需要停下来,大口大口的喘气。而我的白马依然很听话,逐渐走在了前面

雨依然没有停,天色暗了下来,随着海拔的升高,雨水变成了雪花和冰粒,凛冽的寒风透过我们身体与衣服的缝隙,毫不客气地往里面灌。马也被风吹得有几次几乎不能保持平衡。能见度很低,勉强能看见路。我大喊:尼玛,别走了,找个地方宿营吧!这样的鬼天气赶路太危险!尼玛不同意,因为就路程来说,这个垭口翻过去就是他的家,那里有他慈祥的母亲,漂亮的妹妹,暖暖的牛粪火,滚烫的酥油茶……说实话,这里不是宿营的理想之所,我也不再坚持。

7:00,海拔从3400米上升到4200米,冰粒终于变成了冰雹,黄豆大小,劈头盖脸往头上砸。地上已经铺了10厘米厚的雪,一条纯白的小路和两边稀稀拉拉从雪里冒出来的灌木丛区别开来,这条路通向尼玛的家。风更大了,没方向的东一头西一头的乱吹。很冷很冷—打湿的衣服和裤脚已经冻硬了,马背上的鬃毛也冻得跟钢针一样。我们蜷缩在马背上,咬紧牙关与寒冷,与风雨雪抗争。TMD,我咒骂着这鬼天气。

咒骂是没有用的,远处一道刺眼的亮光,我心里想:不好!短暂的寂静之后,突然一声“刮啦——”一个尖利的炸雷在我们头上响过,白马和棕马同时受惊了,突然往前面猛窜几步,差点就把我们给摔下来,我们紧紧攥着缰绳,安抚受惊的马儿。继续往前面走着。

接下来的炸雷越来越频繁,有时几乎就在头顶炸响,我恐惧起来—我当然知道那亮光是多少伏的高压。马再没有受惊,默默的走,尼玛也不说话,同样默默的走,我不喊叫了,也默默的走。除了咆哮的炸雷和风声,听不到什么。茫茫雪野,也看不到什么。马和人,四条生命,承受着狂风暴雪的肆虐。我几乎要哭了,不是因为害怕而哭。我是因为我的罪过而忏悔:我不该来冒犯神山的威严,我的虚荣,我的傲慢和自负,终于受到了神山的惩罚。在大自然面前,我就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孩。它可以给你一个坏天气让你饱受挫折,也可以给你一个好天气让你侥幸成功,而要毁灭一个人,对它来说太容易了。我对神灵开始心存敬畏,我口里念着六字大明咒,祈祷能躲过这次劫难,我要平安的回到成都,那边有我的朋友,我的理想,我心爱的……..

尼玛,我想说感谢的话,已经太苍白无力。你在我们论坛回帖说:"登山不是我的梦想!登那玛是为了一个诺言!对一个朋友的诺言….."我很难过。我不该利用我们之间的友谊,让你置身险境。也许,我就是一个可耻的人!还有两匹马,它们又做错什么了?在翻过垭口之后,路好走了,风也小了。我回想起刚才那艰难的几个小时,想到重义气的尼玛,想到任劳任怨的马儿,想到我们终于活着回来了。我忍不住抱着尼玛,失声痛苦。

已经看到玉龙西的灯火了,接着听到狗叫声。尽管是平路,我们再也不忍心骑马了。到尼玛家,阿妈和几个妹妹都出来了,一个个都一脸的惊异和心痛。

换了衣服,吃了点东西就睡觉了。却一直睡不熟,半醒半睡间耳朵里还是风雪的呼呼声,挥之不去。第二天清晨,依稀记得尼玛漂亮的妹妹来帮我盖过一次被子,心里暖暖的,不知不觉又沉沉睡去,直到11点。
作者: 刘哥    时间: 2020-7-13 10:16

顶了再看!
作者: 山顶的鱼鳞松    时间: 2020-7-13 10:19

看过了浪子贴出的游记,感觉着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文字记录了,
人生的财富或者就在这样的过程中累积着……
尼玛,本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就这样的,感觉着仿佛也是我的一个多年的朋友!
作者: 忧忧雪中舞    时间: 2020-7-13 10:27

好希望有一天我也能去 [s:1]
作者: peintre    时间: 2020-7-13 10:53

没话说了,震撼死掉我了
作者: 边城浪子    时间: 2020-8-13 14:37

ding~~
作者: happyfish    时间: 2020-8-17 21:53

有机会我也要走贡嘎啊~!
作者: 清清rainy    时间: 2020-8-21 01:22

好动人的行程
好感人的日记
作者: 开开心心    时间: 2021-3-16 18:13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欢迎光临 八千里户外论坛 (http://www.8000km.net/bbs/) Powered by Discuz!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