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莲蓬鬼话 > 正文

《莫晓惠》——光怪陆离事,花开有缘人

  第一章

  第一眼看见莫晓惠,是在公司一年一度的迎新酒会上。
  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安静不起眼的女孩,竟然会给我的人生带来如此巨大的变化。不过现在想起来,和她一起度过的每一分一秒,是如此的艰难,沉重。如果上天给我重新选择的机会,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再来一次,即使她是莫晓惠。

  我们公司位于H市,是一家生产电子产品的日本独资企业,规模相当大,据说初期投资超过10亿人民币。公司有三个工厂,员工近两千,单是办公人员,就超过三百。而我,就是这三百人当中默默无闻的一员,正强忍着口水,眼巴巴地盼着总经理赶紧结束他的祝酒辞,可以让我抢下饭桌中央最大的那个汤盆里面最大的那块龙虾。
  总经理叫松本,是个五十多岁的中年胖子,说来惭愧,我来公司将近两年,还从未和他单独说过一句话,我猜他对我的了解除了名字,恐怕也不会有更多的内容。此刻的松本,正操着一般中国人听不懂的中国话,结结巴巴地说到最后一句。

  掌声响起来,随后是酒杯和玻璃台面敲击发出的清脆的叮当声,让我想起学生时代军训时开饭的号子。我沉着地用左手举起酒杯,右手却不动声色地轻轻握住筷子。
  松本一口喝干杯中的酒,笑容可掬地坐下,我刚要举筷,就看见哈部从座位上站起来,我默默松开手,清楚地听见同桌十个人,整齐地发出一声轻叹。

  哈部姓哈,是公司人事部长,也是松本面前第一号红人,但我个人以为他这个“哈部”的称呼,很大程度上并非来自于他的姓。哈部比松本小几岁,体形像极了小一号的松本。说话的口气和腔调,也非常类似。他日语很好,胜过他所招来的任何一个专业翻译,除此之外都很烂。但这也没什么,这样的人,在我们的身边,从来都不少见。
  哈部的讲话照例又臭又长,我可以看见连他那桌的两个日方部长都流露出明显不耐烦的神色,可松本却听得面带微笑,还不时点头。忘了说了,在这种场合,哈部向来是用日语的,我一个字也听不懂,正好不去理会。
  终于等到哈部坐下,我的筷子又一次拿起——放下,因为旁边一桌又站起来一个满脸粉刺的毛头小伙,在许多双充满愤怒的目光下,战战兢兢地说“大家好,我叫李伟。。。。”我这才明白,原来哈部是要今年的新人做自我介绍来着。

  值得庆幸的是,新人们的发言大都极其简短,说话的时间甚至比不上吞吞吐吐停顿的时间。一转眼完事了七个,第八个,也是最后一个站起来的,正是莫晓惠。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莫晓惠。

  第二天一早,我又一次见到了莫晓惠,而且是非常近距离的。
  8点差5分赶到办公室,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还没坐下,就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身后说“早上好”,我回头一看,莫晓惠正端着杯水,怯生生地站在面前。
  我看看她,随即发现自己边上原本空着的办公桌上放着一个模样古怪的背包,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见我的顶头上司,方科长,用他一贯尖细的声音说:“大家到齐了,我们开个短会。”

  方科长名字叫方华,是我们生产管理一科的科长。他是个浑身充满阴柔之美的男性,不仅声音、像貌、性格如此,就连穿着打扮也偏女性。方科长手下有三个人,老赵,蒋红苗和我,不过看样子今年又要增加一个了。
  方科长是中学老师出身,说起话来免不了有几分唠叨,我呆呆地听着他东拉西扯了二十分钟,几乎要睡着了,却被最后一句惊醒过来。
  “那么,今天开始,莫晓惠就先跟着路凯熟悉我们科的基本业务,时间暂定一个月,期间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我茫然地看着大家,这么说,我成了莫晓惠的师傅了?

  说到这儿,介绍一下自己。我叫路凯,二十七岁,大学毕业后做过四份工作,时间都不长,最后跳到现在的公司,已经待了快两年了。我当初学的是经济管理,梦想着到三十五岁能够成为某一家跨国公司有史以来最年轻的CEO什么的。可几年工作下来,不仅深深了解到这社会的残酷,也充分认识到自己的浅薄和无能。所以现在工作对于我,除了挣钱,没有其他任何意义。
  说到挣钱,我个人以为,日本公司里混口饭吃实在容易极了,只要你胃口别太大,满足于每年一点点的加薪,这张饭票可以吃一辈子。当然也要付出代价,比如说尽量遏制自己的主观想法,对晋升少些急功近利,为了挣点加班工资而牺牲自己的业余时间等等。
  我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确,可是马上有个女孩要来学习我的这些经验和想法了。不知为什么,一种异样的感觉在胸腔里膨胀,我竟然颇有些紧张。

  开完会,我扔给莫晓惠一本生产计划的文件夹,让她先自己翻翻,对业务有个大致了解(天知道这文件夹有个屁用)。然后我装模作样地处理手头的几件业务,心里却在拼命地思考怎样上好我的第一堂课。
  好容易熬过一个钟头,我总算在心里打好草稿,正好趁着科里另外三位都走开的空,摆出一副成熟老练的架式对着莫晓惠:“那么,我现在先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科室的主要工作?”
  莫晓惠抬起头,用一对大大的眼睛看着我,犹豫了几秒钟,轻轻地说:“我想和你商量点事。”

  “说吧。”我有点意外,但还是故作镇静。
  “你能不能,不给我上课。我的意思是,表面上教我,实际上不教。”
  “为什么?”这下我真的意外了。
  想了一会儿,莫晓惠轻轻地回答我:“因为,我想我在这儿恐怕待不满一个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