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莲蓬鬼话 > 正文

刑警的故事--办案中碰到的诡异事件

  本帖是讲刑警的故事,欢迎天涯网友对案件的指点评论。
  凡是涉及的案例人物和事件纯属虚构,请兄弟们谅解!
  --
  为了方便讲故事,采用第一人称的我,名叫墨宇。
  第一个案子:死期来临
  这是2013年3月16号发生的命案。
  有位开着大众出租车的张师傅,半夜守在火车站附近招缆乘客。眼见无人搭车生意清冷,他提前开车返回城乡结合部的新立社区。
  新立社区以前叫新立村,位于西琅国贸附近,人口众多商业繁华。村民们盖了许多六七层自建楼房用来出租,许多外来务工人员和学生的聚居地。每次治安巡逻扫黄打非,新立社区是重点检查的地方。
  张师傅驾车来到社区的柳三巷,车子沿着狭窄的街道行驰,看到暗淡的前面有个人扛着用床单遮盖的东西,步伐匆忙想拐过左胡同。床单没有遮盖住,露出女人下垂的头发。
  张师傅怀疑地打开远光灯按响喇嘛,惊得那人在路口扔掉尸体后,转身拔腿跑掉。司机走下来查看情况,有位披头散发的女人裹在床单里没有动静,慌得叫喊杀人了,赶紧拔打报警电话。
  这是报警司机讲述,说那人身材高瘦,身穿一件黑色皮夹克和牛仔裤,留着边分头。
  刑警大队接到110指令时,已经凌晨三点五十分,空中飘着毛毛细雨,迷雾笼罩整个城市。
  我们驾着蓝白警车来到案发现场,看到出租车开着远光大灯,照亮前方狭窄的小巷,细雨在光束照耀下纷纷落落雾气弥漫。有个女人裹着床单倒在湿漉的地板积水上,露着乌黑的秀发和雪白的胳膊手臂。
  第一时间赶来的两名法医仓促下车,拿着手电筒检查女人是活是死。带队的痕检科副科长雷振华去询问报警司机,司机描述凶手的情况和逃跑方向。
  我们三位侦查员走近抛尸现场,发现被害人是位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裹着一张牡丹印花床单,身上不穿衣服的赤条,脖子有多处清晰的手指掐痕,有按压的手臂和肩膀上的伤痕。印花床单上,还沾着凶手留下的精、斑。
  新来的法医程向杰解释说她的鼻孔没有气息,心脏停止跳动,眼底视网膜的血管停止运行,已经失去生命特征。尽管说死了,他还是迫切渴望没死掉,拿着听诊器再次确认心脏是否跳动。
  姑娘身上余留凉凉的体温,微闭双眼一动不动,仿佛死期到来,冥冥游神把她召唤。我伸手放到鼻孔前没有气息,把脉的诊断没有动静。
  我摇晃她的双肩尝试叫喊:美女快醒来不要睡觉,你爸你妈叫回家了。
  女法医帮忙拿着手电筒的照亮后,我打开姑娘的左右眼皮,用手指轻捏压迫她的眼珠,瞳孔变形扭曲翻白,一边大声呼喊美女快醒来。刚才被压迫变形的瞳孔缓慢地恢复正常,意味处于假死状态。
  程向杰瞧见变形瞳孔恢复正常后,赶紧拔打120急救电话。女法医燕子按着姑娘的鼻前人中穴和掐住手脚,凑到她耳边大声叫喊鼓励,希望她的意志力坚强能熬下去。
  这是被害人被掐住脖子后极度缺氧,呼吸、脉搏、心跳、血压极度微弱,一般扼死、溺水、煤气中毒、触电等情况比较常见。临床检查没有生命特征,看起来好像死掉了,实际上急时抢救有可能活过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