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论坛 > 正文

群众利益无小事儿?何时能向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讨回活命的工资?(2)

  
  对《原东港市东宇公司涉嫌资金去向不明、相关国家公务人员涉嫌挪用侵占等问题》的答复》的质疑(之四)
  原书:《原东港市东宇公司涉嫌资金去向不明、相关国家公务人员涉嫌挪用侵占等问题》的答复
  注:此文我们的质疑为职工对海洋与渔业局答复书的质疑 其余为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答复内容的原书
  我们的质疑:我们觉得答复书的指导思想不正确,我们身为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所属国有企业职工被委派到海洋与渔业局与日本方面合资的东宇公司工作,因从2014年6月份起至今两年多的时间里被海洋渔业局因没有钱为由停发工资造成我们生活困难,且多次找领导讨要说法,都被领导以各种理由推脱、搪塞、不管不问。局某位领导说:要不你们就往上找。我们才上访的(但是就是同一领导现在却以嘲笑的口气对我们说:你们上访也访不赢)目的是要解决我们的生活问题,请局领导正面答复什么时候给员工发工资,这才是我们的诉求。
  原书:张俊秋等8人
  我局接到市纪委转来的反映《原东港市东宇公司涉嫌资金去向不明、相关国家公务人员涉嫌挪用侵占等问题》的信访件,信访编号为21000000000016050300008747号的投诉件后,召开了局党委会专题研究,并责成相关人员调查处理,先后通过查找相关资料账目,咨询相关人员,了解你们反映的问题。现将你们反映的六个问题,逐项答复如下::
  第一个问题:
  公司从1995年到2002年,每年净利润300至500万上下,到2003年5月停止与外方合作时,账面余款400万元左右,此款已在剔除外方分红之后,此部分资产理应属于国有资产。除11人工资福利和一块50万元购买的工业用地外,其余国有资产哪去了?资产动作是否合法?
  经查:东宇公司有完善的会计制度,账务处理严密规范,按国际通用的权责发生制和借贷记账法处理账务,有合法可查的凭证、帐簿及报表,及时准确缴纳各项税费,公司的利润按法律规定分配,没有违法违规行为,并在合资期限内按时参加企业年检,没有不法交易和行为。
  1995-2003年,公司正常经营期间,共产生1762.7万元,扣除中外合资双方分配股利,交纳所得税,发放职工工资,以及运营成本等,至2003年底,账面余额为335.1万元。
  至2014年底,支出工资等费用后,账面余额为62.8万元。
  我们的质疑:既然账面余额为62.8万元为何停发了员工工资?且告诉我们单位没钱,以前为了给大家发工资是局领导从别处借的很多钱?就算如你们所说2003年底账面还有335.1万元,至2004年底,账面余额62.8万元。我们问一下,我们的工资是多少啊?连八百元都不到啊!多少职工呀?当时十个,后来九个了呀!一年的工夫,272.3万元没有了,花哪去了?可查吗?
  原书:第二个问题:
  2004年雷天国任局长时(后任大连市长兴岛经济区社管局长),同时也主管东宇公司一切事物,但职工工资不能发放,我们找到副局长(也是公司董事)冯忠堂时,才知道公司200万左右被雷局长借给了局属贝类养殖场(当时该场已被个人承包,而承包主竟然是另一位在任副局长),在公司无收益的情况下,将国有资产借给个人用于经营谋利,这是挪用还是别的什么性质?是否偿还?
  经查:东宇公司于2003年,实际借给贝类示范养殖场120万元,已于2013年全部还清。
  我们的质疑:贝类示范养殖场到底借了多少钱?还了多少钱?谁批准借的?我们单位有没有收益?须知此时贝类示范养殖场为私人承包,如果没有收益是否涉嫌挪用公款罪?批准的领导该不该对此负责?是以什么目的把钱借出去的?
  原书:第三个问题:
  借给海洋与渔业局所属水产经贸公司31.2万元。相关领导的离任审计报告是否提及?而水产经贸公司目前资产存续良好,为何对东宇公司形成应付款?
  经查:东宇公司借给东港市水产经贸公司31.2万元情况属实。
  东港市水产经贸公司是合资企业东宇公司的中方股东,该公司同东宇公司发生的债权债务问题,可在东宇公司清算时,一并处理。
  我们的质疑:当时与日本合资时是以哪个单位的名义?是政府职能部门的水产局吗?还是以水产局成立的国企经贸公司?借给水产经贸公司的钱谁批准的?海洋与渔业局与日本合资时的中方股东是水产经贸公司这不错,但水产经贸公司不是海洋与渔业局成立的吗?海洋与渔业局的领导不是身兼水产经贸公司的领导吗?我们被委派到东宇公司工作不是以水产经贸公司的名义吗?且合资后的东宇公司的董事长、董事、会计不也是海洋与渔业局局长及其他副局长和中层干部兼任的吗?水产经贸公司借的31.2万元到底是借还是它本身应得的利润?从开始就说清算处理到现在,三年多了,至今还说清算处理,没职工一分钱的生活费,职工拿什么活命?
  原书:第四个问题:
  借给海洋与渔业局所属企业水产供热站48万元,当时该站站长与东宇公司会计是同一个人,后来又成为公务员。现为海洋与渔业局渔政科长,水产供热站解散清算时,这笔国有资金哪儿去了?
  经查:东港市水产供热站先后向东宇公司借款48万元。
  东港市水产供热站在经营期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在全市实行集中供热后,供热站的管网由东港市新源热力公司接管,管网价值将由市政府热力公司统一结算,发生的借款将于东宇公司清算时,依法处理。
  我们的质疑:东港市供热站也是海洋与渔业局下属的这并不错,可是供热站亏损与同样是海洋与渔业局下属的我们单位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断绝我们的生活来源去救助水产供热站?这是谁批准的?有没有借助供热站改网的时机套取国有资金的嫌疑?什么时候能还我们单位的钱?我们员工要等到什么时候?为什么同时身担东宇公司会计与水产供热站站长的供热站可以借东宇公司的钱去救助,而告诉我们无钱发工资?再说全市集中供热及东港新源热力公司接管是多少年了?市政府还没结算?还等东宇公司清算时,依法处理?你和谁清算呢?你自己都说在2003年5月与外方停止合作了,再说了,与外方合资期限为12年,1995年加12年是多少年?你还和谁清算?其实就是你们自己在经营。想拿清算来拖垮职工吗?还是想以我们不知道详细情况以清算的名义把钱弄到哪儿去?其次,就如你们所说清算,这么多年都以清算为挡箭牌,还得清算多少年?你们是政府职能部门,国家公务员,人民公仆,就没想想这么长时间人民无钱生活怎么办?没医保生病了怎么办?再次,就算如你们所说的清算,你和外方清算与我们国企职工有什么关系?我们是海洋与渔业局开调令从海洋与渔业局下属的国企调来的。调转手续是交到海洋与渔业局行政办公室的,这是有档案可查的。而不是像某位局领导所说:假如你的档案丢了或是被人撕了呢?如此的话真的是让我们无语了
  原书:第五个问题:
  东宇公司所购4950平米土地及其上的480.5平米的厂房,十几年前一个汽修厂及其他用户在使用,租金为1.8/年,租金去哪儿了?
  经查:东宇公司购置于刘家泡处的土地使用面积4950平方米,房屋建筑面积480.5平方米。场地出租到2011年,当年租金5760元,从2012年至今无人租用。
  我们的质疑:这里且不论场地租金是多少,怎么没说明所得的资金哪儿去了?有没有入单位的账面?如此面积的土地及地上如此平米的厂房,年租金五千多元钱?收的是美金还是英镑?在东港市内哪找去呀?真便宜啊!!领导怎么不把这地方租给职工呢
  原书:第六个问题:
  外面风传杨局长拿走几百万、雷局长拿走几百万,又买了本田车、雷局长妻子开放饭店专供职工午餐用的钱也是由东宇公司出等等。
  经查: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原局长杨吉良在生病期间的医治费,全部由东宇公司职工孙全瑞打借条借走,最后用其住院费单据抵顶报销,共计637199.66元,去世后结清为零。

  我们的质疑:杨局长住院费是谁批准的?什么时候?他是海洋与渔业局的局长,国家公务员,他的治病费用是由国家及医疗保险出的,为何由企业出这笔钱?此举是否违法违规?是否有以此名目套取国有资金占为已有的嫌疑?你们不是所称有完善的会计制度吗?账务处理严密规范吗?有谁为此负责吗?海洋与渔业局以前出具的答复书里怎么没有提到此事?此种情况是否属于国有资产流失?如果批准此事的领导违法违规是否要我们员工背锅?不然为何要停发我们的工资?
  原书:东宇公司曾购置一辆多用途乘用车,现该车辆已闲置封存。
  我们的质疑:车的问题以前出具的答复书里为何没有提到,我们职工也从来没见到过?什么车?什么时候购置?多少钱购置的?购置目的是什么?这辆车是涉及不良资产抵债?此种情况是否涉嫌国有资产流失?闲置车辆由谁封存?封存在哪儿?什么样的车能封存数年?
  原书:反映雷局长拿走了几百万,雷局长妻子开饭店专供职工午餐用的钱也由东宇公司出等,查无实证。
  东港市海洋与渔业局“公章 "
  2016年8月20日
  我们的质疑:我们的诉求是要求海洋与渔业局的领导关心重视我们普通员工的生存情况,这是我们最主要的诉求,我们工资被停发三年多,断绝生活来源,领导考虑过没有?单位账面有钱,地上有实物,为何把职工赖以生存的工资停发了?什么时候能给我们发工资?我们三年多未发工资,多次找局领导提出生活问题,至今日答复书对我们的工资生活问题只字不提,每次答复书都是顾左右而它,海洋与渔业局领导是否存在行政不作为?继任的局领导有没有责任与义务为国家追回流失的国有资产与债务?有没有责任保障国有企业员工的生活、为员工发放工资?我们在海洋与渔业局下属国有企业工作三十多年了,凭海洋与渔业局一纸调令把我们委派到这个单位,到最后竟然长时间不给我们发工资,我们怎么生活?答复书里所述的单位经营决策都是谁在主导?谁在批准签字?钱花出去也好,借出去也好购置也好,收租金也好,都有人批准签字得以施行,怎么员工的工资就没有人管了?这是否是一个行政不作为能解释过去的?我们是老百姓,没有过份的奢望,我们一再向局领导表示,我们只要求按照国家的政策来处理我们的问题。难道国家的政策就是规定六、七年不给我们交养老,医疗等等保险、三年多不给我们发活命的工资?未来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发?我们活不活呀?我们强烈的问一下,三年多来,我们在各级部门之间来回奔波,最后都是把事情推给海洋渔业局处理,就没有哪个上级部门能监督这个事处理的是否公正吗?如此脱离事实且漏洞百出的答复书,就没有哪个部门能查一查吗?
  张俊秋、张海波、马远全、杜建军
  2017年12月2日
  1335217769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