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律论坛 > 正文

北京伽拓医药公司老板“张健和熊伟”结伙殴打员工打人凶手逍遥法外(转载)

  对方3人-北京伽拓医药研究公司俩老板“张健和熊伟” 外加门卫包玉山,“结伙殴打”我1人,我挣扎着报警,被开发区天华路派出所警察??(警号?????)轻率的认定为“互殴”,另外两个打人凶手倒成了证人?最后住院半个来月的医药费全部自理,个人物品被砸坏费用自理。对不起,天华路派出所,我给你们添麻烦了!本来报警是希望讨个公道,事与愿违!如果知道是这个结果,我何必报警?我直接打120去医院住院,伤好之后我自己回老家!

  难道因为对方是公司老板,需要照顾?难道因为对方其中一人是美籍华人,可以凌驾于中国的法律之上?我不敢想象了。


  

  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事发地点:北京伽拓医药研究公司(租用北京通化东宝办公楼),我的办公室内。事发地距开发区分局约50米!
  事发缘由:2014年8月,公司总经理张健让我负责通化东宝的赖脯胰岛素项目,需要6条比格犬。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张健购买了4条淘汰的比格犬,价格便宜好多,这4条狗状态极差,瘦骨嶙峋、皮毛残缺不全,其中有一条狗只剩一只耳朵,再加上以前实验剩下的两条老狗,正好凑齐6条狗。更可气的是,张健让兽医瞒着我,被我发觉。在10月28日公司会议上,我拒绝负责此实验,弄虚作假、以次充好的实验我不做,除非购买正规比格犬。张健恼羞成怒,说他是老板,让我做什么就必须照做!我问张健这样做怎么对得起通化东宝,又如何对客户负责?当时副总熊伟就要打我(有录音),被其他同事拦住。张健弄虚作假、欺骗客户的丑恶被我揭露,因此对我怀恨在心。
  事发经过:2014年12月5日下午5点10分左右,当时已经下班。我独自1人在加班,总经理张健(身高187,美籍华人)和副总熊伟(身高180)同时走进我的办公室,张健把门反锁,熊伟用拳头猛击我的头部,而张健张开双手抱住我不能动弹,熊伟拿起不锈钢开水壶继续砸我的头几十下,水壶都砸烂了,在此期间张健依然抱着我的胳膊没有松手,我疼痛难忍,挣脱开左手去挡水壶,左手被划掉一块肉!
  可能是他们打累后松开了我,这时门卫包玉山进门后反而又抱住了我,熊伟拿玻璃杯又砸了我脑袋几下!我挣脱开包玉山,没想到包玉山也打了我头两拳,绝望的我挣扎着喊报警!张健说了一句:“你报警有个屁用!”。

  但我还是拨打了110,民警把双方带回了天华路派出所。警察张扬给我做笔录,让我承认熊伟脸上的划伤是我造成的,否则拒绝继续笔录,这期间我头疼头晕,手上的伤在滴血,着急去看病,不得已在笔录上签字;当时眼镜已经被打烂,我根本看不到熊伟脸上是否有伤,甚至没机会提到包玉山也殴打我;做完笔录后张扬让我12月8日9点半到派出所,带我去做伤情鉴定。到了8日上午,我被家人背到了派出所,此时张扬却拒绝带我去做伤情鉴定,对我家人的态度粗暴恶劣,让我养好伤后再去鉴定。我家人无奈拨打110投诉电话,张扬才勉强同意。不可思议的是,张扬对打人凶手熊伟态度非常客气,近乎谄媚,还让熊伟小心收好一样东西。伤情鉴定回来后,12日我才办理住院手续。……此后发生的一幕幕,我怎么也想不到拨打北京110会变成一场噩梦!

  我不明白,这么明显的设局、蓄意、结伙殴打员工,最后派出所竟然认定为我和熊伟的互殴,打人凶手张健和包玉山都变成了证人!至今逍遥法外!天理何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