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百姓声音 > 正文

两桩冤案拖垮一家创新型企业的“传奇”

  两桩冤案拖垮一家创新型企业的“传奇”
  在北方绮丽的海滨城市秦皇岛有一家创办于1992年的民营企业——秦皇岛市长安起重机电研究所,创办人朱长安是位不墨守成规的创新型人才。他因家庭生活困难十四岁辍学参加工作,而今却享有教授级正高级工程师职称《河北经济日报》曾整版报道其创业事迹。靠着锐意进取、不断创新的精神,这家企业的产品不但遍布全国诸如格力电器、许继电气、各大汽车公司、核电站、我国唯一的航母训练基地等知名大型、特殊行业企业,还销往欧洲、中东等国家。该所曾为中亚某国研制生产原子弹所需在1000余度高温环境下吊载重物的环链电动葫芦多台,打破了拥核大国的封锁,因而惹恼了美国向我国提出抗议。这家享誉海内外的小小民营企业,经过二十余年的发展,拥有33项国家专利并予实施,被河北省科技厅授予“高新技术企业”称号。
  就是这样靠艰苦创业科技创新发展起来的好端端一家的民营企业,近年却被两桩让人难以置信,错的离谱的冤案拖累,以致发展停滞,举步维艰,濒临倒闭的边缘。
  第一桩冤案要从2008年一项委托安装工程说起。这年4 月,长安研究所承接秦皇岛港起重设备制作完成后,委托山海关起重厂的安装队长杨金生安装,并签《安装协议》,其中约定:“在安装期间出现人身事故由施工方负责”,预付了杨60%的承包金,以便杨雇人、雇吊车 。 4月3日,长安所的货车将设备运到安装现场,杨为节省吊车费和人工费,不顾货车司机三次“不能一人卸车”的劝阻,仍独自卸车。因杨错误卸车方法致其右小腿砸伤,杨先到山海关医院诊治,晚转秦皇岛第一医院治疗。杨转院途中感觉不适,到秦皇岛第一医院后又出现了此后秦皇岛医疗鉴定书中称的肺栓塞。而第一医院却按心梗救治了两个多小时,致杨于受伤十个小时后死亡。
  整个事件稍有常识的人都能看出:第一、致杨腿伤是因其错误的卸车方法造成,且与委托方有约定:“在安装期间出现人身事故由施工方负责”。第二、杨的死亡,依据秦皇岛医疗鉴定,是由于其自身的肺栓塞,与腿伤无关。第三、两家医院在救治过程中都有明显的诊治,应付责任。
  事后,长安所尽管本身没有责任却仍慰问了死者家属,主动承担了因事故造成的工程延期带来的损失。然而,事情的发展却出人意外。杨家属将两家医院和长安所告上法庭。当时家属的指向是很明确的,他们认为两家医院应负主要责任。
  经山海关区法院、秦皇岛市中级法院六审四判。最终,(2015)秦民再终字第54号,(2015)山民再字第2号判决,判定长安研究所承担杨死亡赔偿责任,两家医院无责。长安所蒙此冤屈当然不服,向秦皇岛市检察院申请抗诉,该院下发秦检民监[2016]13030000002号《不支持监督申请决定书》。
  秦皇岛检察院“不支持监督”的主要依据:长安所“没有在自收到本鉴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原委托单位提出再次鉴定的申请”。 因长安所不是医患当事人,至今也没有“收到”过任何机关单位送发给长安所“本鉴定书”。 “本鉴定书”是秦皇岛市医学会于2009年7月24日签发。长安所是在2009年10月27日开庭时,即《鉴定书》签发95天后才知道医疗事故鉴定一事。长安所现有的《鉴定书》是在山海关法院档案室花20元“买”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二十条规定,医患双方当事人才有资格提出医疗事故鉴定的申请;秦皇岛医鉴[2008]025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也有同样的规定。《决定书》这一不予支持监督的理由是赤裸裸的无视事实,践踏法规的渎职行为。
  再审阶段因长安所不是医患“当事方”, 长安所多次向杨家属提出,以她的身份提出再次鉴定,鉴定费由长安所出,若鉴定结果与原结果一样,鉴定费长安所认赔。可是杨家属拒不接受长安所这一请求。
  山海关法院的判决为凑长安所对杨死亡应赔偿的依据,无凭无据的杜撰了该司机不但“解开绳索”,而且还是“主动解开”子虚乌有的情节。该判决认为“……以致发生杨金生受伤的结果,故研究所应对此承担次要责任。”,可是判定长安所承担杨的是“死亡赔偿金”。该判决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将仅右小腿骨折与死亡等同。秦皇岛中院的《终审判决》居然认为山海关法院的“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终审判决》提及长安所的受伤不等于死亡的诉求。但只字未提判定长安所承担杨死亡赔偿是依哪一事实而清楚的,适用的是哪一法规而正确的。
  依情、依理、依法、依事实,两医院都应责无旁贷的承担杨死亡赔偿责任,理据如下:《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公平责任】当事人对造成损害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当事人分担民事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 也是这样规定的。据此,两医院承担杨死亡赔偿责无旁贷,且两医院过错明显:
  1、杨仅是右小腿伤,即使不到医院治疗也不会死,充其量落下残疾,这是太简单的常识。可是身体健康、时年56岁的杨居然就医当天死亡,这说明两医院治疗过程有不当之处,甚至错误。
  2、《鉴定书》:杨转院“途中突发病情变化”,“患者在去秦皇岛市第一医院途中“心肌梗塞”诊断证据不足,不能排除肺栓塞,……,肺栓塞可能性大,属于病情突变”。《鉴定书》的记述说明:杨的病症已是肺栓塞,“途中突发病情变化”至杨死亡近两个小时,急救人员失职在近两个小时时间居然没能诊断真实病情,却按心梗抢救。因误诊导致错误的抢救,致杨死亡。这一事实证明:医方有明显诊治不当的过错。另,“途中突发病情变化” 至杨死亡近两个小时,还能算是“属于病情突变”吗?
  综上,两级法院的判决和检察院的决定是错误的。为此,长安所于2016年8月19日向河北省检察院申请复查,该院已受理(案号“冀检控民受[2016]270号”),但至今无果。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正当长安研究所忙碌于维权和经营之中时,又一起更大的灾祸发生:
  2010年1月8日下午3时许,该所油漆工何敬文脱岗偷懒,向取暖的火炉内倒入稀料引起爆燃,将在场的员工刘忠成烧成重伤,自己也烧成三级伤残。经秦皇岛市河东派出所侦结,秦皇岛市海港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秦皇岛市海港区法院竟判何敬文无罪。
  为维护合法权益,长安所依法向秦皇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诉。该院由“全国法院办案标兵”立案二庭副庭长袁相坡审理,确认“无罪判决”存在错误,作出《再审决定书》。逐,秦皇岛中院作出(2018)冀03刑再2号《刑事裁定书》,该裁定却枉顾事实与法律,维持了对何的无罪判决。该“裁定”的违法、违纪之处:
  (一)该裁定同“无罪判决”都主要以“律师事务所委托的伤情鉴定,不符合刑诉法的相关规定,不能作为证据”为由,维持“无罪判决”。《刑诉法》涉及鉴定的共三条,即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一百四十六条。该三条内容及说明如下:
  1.《刑诉法》“第一百四十四条 为了查明案情,需要解决案件中某些专门性问题的时候,应当指派、聘请有专门知识的人进行鉴定”。该条规定只要是“为了查明案情”的机关、单位、自然人都可提出鉴定委托。该条强调的是“查明”,而不是必须由公安机关才能行使的“侦查”。该条 “指派、聘请”的用意是有区别的,有“指派”资格的是“有专门知识的人”的上级或权利机构,如公安机关;提出“聘请”的人是与“有专门知识的人”没有隶属关系或身份低于“有专门知识的人”的单位或个人。若象“无罪判决”认为的只有公安机关才有“查明案情”的权利,该条就不该有“聘请”二字。
  2016尚在实施的《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篇“第14条 当事人负有举证责任的情况下,司法鉴定机构也可以接受当事人的司法鉴定委托。当事人委托司法鉴定时一般通过律师事务所进行”,本案鉴定由律师所申请,据鉴定的伤情程度确定是否报案,以行使报案的举证责任。故,本案律师所委托司法鉴定无可非议;
  2.《刑诉法》“第一百四十五条 鉴定人进行鉴定后,应当写出鉴定意见,并且签名。”,该伤情鉴定有鉴定意见、签名、盖章符合该条规定;
  3.《刑诉法》“第一百四十六条 侦查机关应当将用作证据的鉴定意见告知犯罪嫌疑人、被害人。如果犯罪嫌疑人、被害人提出申请,可以补充鉴定或者重新鉴定。”办案警官对本案伤情鉴定结论进行了核实确认。并告知了当事人,有何和被害人刘忠成的确认;
  4.最高法《关于裁判文书引用法律、法规等规范性法律文件的规定》,没有按“第一条 人民法院的裁判文书应当依法引用相关法律、法规等规范性法律文件作为裁判依据。引用时应当准确完整写明规范性法律文件的名称、条款序号,需要引用具体条文的,应当整条引用。”《刑事裁定书》第4页第1至4行内容违反该条规定,只是笼统的“本院认为,……不符合我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实际《刑诉法》没有“本院认为,……的相关规定”的条款。办案法官是盗用《刑诉法》的权威制造“证据不足”假象,以达到袒护犯罪的目的。该裁定的审判长不是不知道最高法的以上《规定》,裁定中其它涉及的法律法规的“认为”,都能够“准确完整写明规范性法律文件的名称、条款序号”。
  秦皇岛市海港区检察院曾就“无罪判决”提出抗诉。写该抗诉和“无罪判决”的办案人员,不了解《刑诉法》涉及鉴定的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一百四十六条造成司法文书“文不对题”的错误,这只是专业水平差点。“中院裁定”案审理前,长安所提交该院的“刑事申诉状”首先写明:《刑诉法》涉及鉴定内容的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五条、第一百四十六条。这三条没有任一条规定刑事案律师事务所不能委托的司法鉴定;同时写明:司法部令第107号《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篇“第14条 当事人委托司法鉴定时一般通过律师事务所进行。”;特别是,由该院 “全国法院办案标兵”袁相坡审理确认“无罪判决”存在错误,作出(2017)冀03刑申19号《再审决定书》。在这种有法可依、事实俱在的情况下,实属故意制造错案;
  5.另据《刑诉法》“第一百五十八条 法庭审理过程中,合议庭对证据有疑问的,可以宣布休庭,对证据进行调查核实。” 。何妻张长芳也曾要求重新进行司法鉴定。可是,办案法官无视法律、无视当事人的要求没有重新鉴定,直接做出无罪判决。
  鉴上,委托、鉴定、核实、告知、当事人确认,诸程序符合《刑诉法》及《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的规定,办案法官盗用《刑诉法》至高的权威,随心所欲认定“不符合刑诉法的相关规定”;《刑诉法》有明确规定应该重新鉴定的条文,他们却视而不见。这些法官们视“法律”为玩弄于股掌之上的砝码,随他们需要用其砝码使裁判的天平按他们的意愿倾斜。
  (二)办案法官滥用职权 作风粗暴 明显偏袒犯罪嫌疑人
  1.庭审时审判长让长安所提问。朱长安问何,在他自己写的“受伤害经过简述”写明“ 吊车将产品吊上运输车辆后运走,其利用等待下一辆运输车的时间”,本案受害者是开该“运输车”的司机,司机还在何点着的更衣室里同何一起烧伤。“运输车”怎么会“运走”。何说,不是汽车开走,是吊车走了。当时朱长安请审判长看“简述”, 审判长不看,也不让何说明。“简述”是何刑拘前写给工伤认定机关的。该证据办理本案的公检法均未收集,所以是新证据;
  2.何在“简述”中自己写明手持稀料瓶将稀料倒入炉内,引起爆燃。在一审庭审时何先说是稀料瓶后又说稀料桶。朱长安试图说明,若是“手持稀料瓶将稀料倒入炉内”何有故意纵火之嫌。因为稀料都是铁桶装,何在着火现场拿到稀料瓶,说明何事先准备了瓶装稀料,因瓶装稀料便于隐藏。可是,没等朱长安说完何妻暴跳如雷大闹法庭,审判长没有让朱长安说完,也没让何说明是瓶装稀料还是桶装稀料引起的火灾,就宣布法庭调查结束;
  3. 何为了证明放火有理,编造很多子虚乌有的理由,为了查明事实长安所准备了相关证据,要与何当庭对质。例如:何脱岗偷懒,说是到更衣室给工人们烧洗手的水,开庭时长安所带去了何放火前后何工作的车间出勤表和工资表,准备让何当庭指出谁用过他烧的水洗过手,当庭与何指出的人核实。可是,长安所准备与何当庭对质的这些证据,仅说了两个且无结果,审判长就宣布法庭调查结束;
  4.刚开庭,长安所几次要求交“简述”等新证据,审判长说证据要由公诉机关提交,本案公诉机关是秦皇岛市海港区人民检察院,开庭时没让海港区检察院人员到庭。长安所欲当庭提交的新证据审判长不看也不收。审判长宣布休庭前,长安所几次请求读“最后陈述”,审判长不允许,也不收“最后陈述”的文字材料;
  5.审判长宣布休庭,朱长安一再问甚至站起来追着审判长问,我们的申诉特别请求查明事实,为什么在这方面不做审理。当审判长走到门口时回头所问非所答的说,你们怎么不让公安局申请做刘忠成伤情鉴定。当年我就此案全权委托律师办理,律师是与派出所商定后,律师所才委托鉴定的。正因该程序及事实符合《刑诉法》及《司法鉴定程序通则》规定规定。所以秦皇岛中院才下发(2017)冀03刑申19号《再审决定书》。
  本申诉目的不是一味追究何的刑責,查清事实是本申诉的目的。因刑事判决认定的事实是行政、民事案的主要依据。一审判决仅凭何有悖日常生产生活法则的自述;相互矛盾的证言作出的。长安所是何放火的报案人,当事人,烧毁房屋、财产、何作案用的稀料的所有人;是何纵火致长安所员工刘忠成重伤,刘忠成医疗费用和养伤期间工资的承担者。可是,何刑拘直至无罪释放,公、检、法没有一家办案人员到过案发现场,没有要过案发现场照片;没有找过长安所了解、核实案情,对何刑拘直至无罪释放任一过程一概不知。长安所的申诉状共10页,其中请求查清事实的内容7页。可是,没有查明任何事实,就结束了庭审;就下发了(2018)冀03刑再2号《刑事裁定书》,再审庭审法官肆无忌惮滥用职权 作风粗暴 明显偏袒犯罪嫌疑人何敬文行径,是明显违法、违纪的。
  何敬文引爆炉火致人重伤,烧毁长安所财物三万余元,造成停产两天。但何不仅从未说过一句道歉的话,而且依仗法院的错误判决越来越理直气壮,何家经常几人到长安所搅闹,砸玻璃、砸办公用品,威胁骂人,常年纠缠不休,长安所不得不报警110求助。
  如今,朗朗乾坤 光天化日的法治环境,居然还会有如此草菅民营企业,令人发指的枉法裁判的案例。但愿席的“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的阳光雨露,能沐浴到这家创新型企业身上。
  二0一八年四月十五日

分享